华裔美军用中文诱杀志愿军?包装出来的美国英雄,实际是用中文求饶

华裔美军用中文诱杀志愿军?包装出来的美国英雄,实际是用中文求饶


1968年,美国海军陆战队里一名华裔军官退役了,这本是一件极普通的事,但正赶上福格森电视频道要拍摄一部纪录片《非凡的勇气:长津湖突围》,导演找到了这名华裔军官,经过一番包装后,“华裔军官忠于美利坚,用中文诱杀志愿军”的故事出笼了,这名华裔军官就是吕超然。
 
 
然而很多看过纪录片的人都心存质疑,尤其是华人:志愿军听到敌对阵营有人说中文,就会停止射击而遭致对方反杀?志愿军真是这种战斗素养,又何以能打得美军节节败退?在翻看了陆战一师战史和第十军军长阿尔蒙德的回忆录后才发现,原来这个故事就是一块“注水猪肉”。
 
吕超然的父亲是广东四邑人,1920年移民到旧金山。1926年吕超然出生后,又举家搬到萨克拉门托,以卖水果为生。幼年的吕超然家境贫寒,但由于美国的种族歧视,他几乎没有改变出身的可能。1944年,他加入了海军陆战队,但同样还是由于上述原因,他没有资格参加二战,只能呆在圣迭戈的军营里训练新兵,他负责的项目是——教日语!
 
 
年轻时的吕超然
 
之后的几年里,尽管吕超然上了军校当了军官,可依然没有人瞧得起他,原因就是因为他是黄种人。他感到非常的憋屈,极力的想证明自己的能力和对美利坚的忠诚。好不容易等到有仗打了,对手却是中国人民志愿军,这让美军更加的不信任他。
 
此时的吕超然是陆战一师7团1营B连机枪排排长,然而在向柳潭里进军时,他的排被作为尖兵排在前面开路。这一天正好是西方的感恩节。就在营里其他人都在大吃火鸡的时候,尖兵排只有两片面包和一袋奶粉。
 
 
尖兵排是个苦差事,正好派给吕超然的机枪排
 
同僚和下属都对此怒火难平,他们一致认为就是因为排长是华裔自己才会受到如此待遇。但吕超然不敢抱怨,被问及食物的口味时,他说“虽然不太丰盛,但味道令人难忘”。当陆战一师准备从柳潭里突围时,营里命令他的排做为先头排,他的反应是“我觉得很光荣”。
 
由于陆战7团1营在最侧翼,先头排反倒成了一支奇兵。吕超然带着人在战场中听到中国话就绕着走,竟然被他连过了志愿军好几个阵地。但这种好运气终究还是有尽头。
 
 
志愿军伏击美军陆战一师
 
这天夜里,先头排被志愿军59师的一个连包围,吕超然的好运到头了。他的排很快被志愿军撕开了一个口子,十几个人一下子被打死在阵地上,吕超然见势不妙带着剩下的人逃走。但很快他就发现身边的人都不见了,只剩下他自己了。子弹还在不停的飞来,他用中文大喊:不要开枪,我不是敌人!
 
然而志愿军却没有丝毫的停滞,子弹打断了吕超然的右臂,他倒了在雪地里。但志愿军并没有去关注他,而是急着向纵深插去。吕超然保住了性命,他被后来赶到的美军救了,回到了美国。
 
 
来不及运走的陆战一师士兵尸体
 
先头排里幸存的士兵维克尔斯在战斗中失去了一条腿,多年后他提到吕超然仍气愤难平,他认为“吕安排的路线越来越偏离正确的方向,使得我们陷入重围”。而导演听了吕超然的故事也觉得平淡无奇,这不是他要找的“美国英雄”,公众也不会对这个感兴趣,吕超然需要全新的包装。
 
在导演的运作下,故事变成了这样:吕超然高喊“别开枪,我是中国人”,在志愿军战士错愕间,吕超然将他无情的射杀。一个华裔,利用自己的血统干掉自己的族人,这才是忠于美国的“英雄”,是美国民众最感兴趣的话题。
 
 
纪录片中的美军老兵在回忆长津湖战役
 
纪录片播出后,吕超然火了。一场又一场的演讲,一次又一次的采访,他不断的重复着自己的“光荣故事”。谎言说得多了,连自己都觉得是真的。他终于用出卖自己族人的方法得到了美国主流社会的认可。
 
然而吕超然骨子里仍是个可怜虫,一个跪得久就了就站不起来的可怜虫。或许只有一个人的时候,他才会想起当年那个寒风刺骨的夜里,他用中文高声求饶仍被打断手臂的情景。2014年吕超然病逝,他结了两次婚,也没有子女,这或许是天意。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