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言:特朗普对香港的表态,为何如此不“美国”?

微言:特朗普对香港的表态,为何如此不“美国”?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微言】
 
在香港近来的动荡和风波中,暴力分子不断升级态势,不惜通过停滞香港基本经济运行秩序的手段来达到其政治目的,近日更发展到在机场殴打内地游客和记者。尤为荒唐的是,动乱参与者罔顾家国大义,肆意引入外部干涉者却丝毫不以为耻。冲击立法会后在讲台上张挂港英旗帜,在示威现场挥舞美英国旗,和美国领事馆官员会面,跑到美国政客的推特下面去留言呼吁美国尽快通过新的制裁中国的法案……种种画面,不一而足。
 
尽管这些示威者对美国寄予了厚望,但从目前美国方面主要政治人物的公开表态来看,可以发现特朗普和国会对香港示威的定性存在明显分歧。8月1日特朗普在采访中将发生在香港的冲突定义为“骚乱”,并明确表示“这是香港和中国(内地)之间的事,因为香港是中国的一部分。” 8月13日发推说尽管香港问题很棘手,但他希望最终会和平解决。14日的最新推特则开始和习主席套近乎,甚至试探性地发邀请要和习主席会面。
 
 
 
《纽约时报》批评特朗普在香港问题上的公开立场身段太软。相较之下,国会中两党的主要人物,调子确实要高的多。民主党方面身为众议院议长的佩洛西,共和党方面在参议院身为多数党领袖的麦康奈尔,都发推表示高度关注香港的自治和自由状况。
 
 
 
 
 
时间再向前推两个月,6月13日,也就是香港立法会被冲击之前,新泽西州众议员史密斯和佛罗里达州参议员卢比奥分别在众议院和参议院领头提交了“香港人权和民主法案” (H.R. 3289, S.1838)。该法案试图重新延续1992年香港回归前通过,但已经于2007年过期的《美国-香港政策法》。该政策法还未通过之时,时任外交部副部长刘华秋就向美国进行过严正交涉和反对,因为作为美国国内立法,该法当时实质上为美国从政治上插手香港事务,干涉中国内政开了绿灯。
 
这次用“香港人权和民主法案”改头换面重新出现,从共同提案人的角度来分析,涵盖了民主及共和两党中的议员。众议院版本的共同提案人有11位,其中民主党5人,共和党6人。参议院版本的共同提案人有9位,民主党3人,共和党5人,以及独立党派1人。从地区分布上来看,主要以东北部,南部和加州的议员为主,中部地区占比很小。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